01,德黑兰,还未踏足何来逃离【发现伊朗,艳遇波斯】

欢迎约稿QQ231756738 邮箱cofavor@qq.com 新浪微博:@1024小虎牙  CoFavorVision  
------------------------------------------------------------------------------------------------------------------------
本博客所有图片、文字均为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 cofavor@qq.com QQ231756738 
作者很乐意在被告知且被允许的情况下与您分享所有文字、影像资料,如不告知作者必纠     
------------------------------------------------------------------------------------------------------------------------

更快捷的网络推送请在微信搜索号码 iXiaoHuYa 或 扫一扫:

德黑兰,刚要踏足,便要逃离?

        图文/小虎牙

        最佳旅游季节:3月-11月

        最佳拍摄季节:3月-11月

        德黑兰名片:

        德黑兰是伊朗的首都,但成为首都的历史并不久远,只有200多年。但德黑兰却见证了伊朗近现代所有重大事件。时尚和传统在这里也冲突的最为明显,在德黑兰可以见到从头包到脚的黑袍妇女,也可以见到摆着时尚吊带的商店橱窗。

        经典景点:

        自由纪念碑,国家电视塔,前美国大使馆,德黑兰大巴扎,伊朗国家博物馆,地毯博物馆,国家珠宝博物馆,古勒斯坦宫

        地道体验:

        1、秋冬天去德黑兰北部看雪山、滑雪;

        2、陶醉在德黑兰众多博物馆中;

        3、去德黑兰北部体验现代伊朗的城市风貌。

        到达交通:

        德黑兰交通十分方便,飞机、地铁、大巴共同形成的交通网络四通八达。

 

认识的第一个伊朗人


        午夜两三点,我们乘坐的飞机掠过土库曼斯坦边境,进入世界上最神秘国家——伊朗的领空。

        窗外漆黑的大地,就像大多数人对它的印象:看不透、摸不清——包括我那些走遍世界的朋友们。就在1个月前,当我把去伊朗旅行的计划告诉他们时,他们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出于对安全的担心,我的朋友们热情、详细的帮我设计了从迪拜、多哈快速转机回国的路线,并不断的提醒我:安全是头等大事,要随时关注新闻,发现什么情况,就买机票回国,不要逞强。

        朋友们的不解,我觉得正常。在西方媒体片面的宣传之下,人们对伊朗的认知还停留在20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时期,战乱、暴力、保守仿佛成为卸不掉的标签。

        直到现在,东西方国家的历史,仍在有意无意的模糊化、边缘化曾经辉煌的波斯文明、以及后来与阿拉伯帝国相融合产生的灿烂的伊斯兰文明(公元642年,阿拉伯帝国灭波斯萨珊王朝后,波斯人逐渐改信伊斯兰教;同时,波斯作为阿拉伯帝国的一个行省,在文化、建筑、绘画、艺术等领域深深的影响了阿拉伯帝国)。不论是发达的西方国家,还是奋起直追的东方国家,在国际上都有话语权,使得这个夹在东西方中间、影响过东西方人类文明的波斯文明,被故意的模糊掉和不被提起。

        机舱内的旅客大都还在沉睡,坐在我旁边的健壮高大的伊朗帅哥,让原本宽松的航空座椅变得局促。我被挤在角落睡不着,靠着冰冷的窗户发呆。

        机舱内座无虚席。一部分是在上海、浙江一带做生意的伊朗人,他们将中国制造的服装、家电和小商品进口到伊朗,再分销到各个城市。这些人大都富有,身材微胖,穿着体面,举止文雅,一说到在伊朗做外贸,就不住的摇头:“伊朗的外贸太难做了,被西方制裁了几十年,满街都是‘中国制造’的影子。” 

        另外大多数位置,被我们这些中国游客所占据。刚上飞机那会,大家难掩心中的兴奋,一边分享着自己精心设计的路线,一边描述着这条路线多么棒多么的与众不同。我想,坐上这趟航班上的人,都应该对伊朗的安全没有太大的担心,倒是对旅程充满了好奇和期待。把伊朗作为旅行目的地的人,已经在心里背熟了这句话:如果你心存偏见,请不要踏上伊朗的土地。世界很宽广,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走;人有很多种,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不同,辩证的看待问题、摒弃歪曲的偏见,才能看到一个真实的伊朗。

        现在,机舱里静悄悄的,他们都睡着了……他们不知道,飞机已微微调整方向,飞向本次航行的目的地——伊朗首都德黑兰(Teheran)。

        从西安出发时,我将一台相机、一个脚架、三支镜头,两件衣服、几样有东方特色的纪念品,装在旅行相机包内,这便是我此次旅行的全部家当。2003年,我背起行囊,开始用脚步丈量祖国大地;2007年,我拥有一辆汽车,腿变长了,旅行的半径增大;2011年,我来到了童话般的阿尔卑斯山,开启了一段蜜月旅程;2012年,斯里兰卡之行,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微笑……越来越多的出行,丰富着我的经历,我脱掉色彩鲜艳的冲锋衣,穿上当地人的服装,扔掉厚厚的旅行攻略,在心里盘算着那些不可复制的旅行路线;我舍弃更能装东西的行李箱,路途再远,都只背一个背包——我尽量让自己像本地人一样存在,像本地人一样生活,拍摄最最地道的照片,感受最真实的民风。

        飞机驶过一个个城镇,地面上散发着暖色的灯光,城镇里一排排的路灯,就像密布的蜘蛛网,纵横交错。脚下的土地,是一个被贴上“邪恶轴心”、反美、政教合一、核危机等标签的国度。离目的地越近,我愈发忐忑,又有点好奇,脑海中设想着在伊朗会遇到的各种麻烦,比如语言不通无法继续旅程,比如违反哪条不为人知的穆斯林禁忌,或者因为核危机无法回国,甚至还想到了因为摄影不当而以间谍罪被捕入狱的可能。 

        2009年,伊朗总统选举出现争议,政治动荡持续数月。在此之后,鲜有国外记者深入这个国家内部发出报道。2013年6月,温和派候选人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当选伊朗总统,此后形势出现缓和,伊核问题六方会谈也于当年11月份在日内瓦达成临时协议。

        困意和激动同时袭击着我,我闭上双眼,劝着自己:我赶上了几十年来最好的时机,开明的总统首度使用Twitter进行外交,美国和伊朗关系逐渐解冻,伊朗开始对外国人开放旅游,希望留给世界留下一个良好的形象……至少国际大环境不会对旅行造成很大的影响。想到这里,我内心的忐忑逐渐平复,心情就像地面上温暖的灯光,充满了光明与希望。

        飞机缓缓下降,一座望不到头的城市出现在机舱的右侧,坐在我旁边的健壮帅哥也从梦中醒来,看到我被挤在旁边,很不好意思的说了声抱歉。他叫Sasan,是我的第一个伊朗朋友,却长着一张欧洲人的脸。他和父亲在德黑兰做服装生意,这是他第一次出国——去绍兴进口穆斯林长袍到德黑兰的大巴扎销售。

        凌晨5:50,我踏上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Islamic Republic of Iran)的土地。伊朗乘客拥挤着通过入境通道,穿着笔挺墨绿色制服的年轻边检官往他们的护照上盖着章。外国人的队伍更长,几乎都是中国人。

        尽管经过十多小时的红眼飞行,困倦已经写在每个人的脸上,但入境的速度并没有因此加快。一位大胡子边检官仔细的审核着我的护照和每一页签证记录,好像随时会查到敌对国的签证记录,然后将入境者带到小黑屋,审查一番再原机遣返。这一点从边检官严肃得快要让人窒息的表情中就能看得出来。幸运的是,他把护照递到我的手中,一本正经的说:“你好,欢迎来到伊朗!”

        理所应当的事儿没必要这么紧张,我缓了缓神情,长舒一口气,看到Sasan父子在出口等我,并没有离开。看着我紧张的神情,Sasan的爸爸热情的对我和我的朋友说:“你们想不想用相同的美元多换一点里亚尔(IranianRial,伊朗当地货币)?机场的汇率很不好,来我们家吧,我给你1:30000,顺便尝一尝伊朗传统早餐。”Sasan爸爸眼睛睁得大大的,浅蓝色的眸子发出了真诚的邀请:“传统早餐!”

        没有丝毫的犹豫,我信任的跟着眼前这两个陌生、高大的伊朗男人,上了一辆等候多时的丰田霸道。国内满街跑得都是霸道,但在德黑兰,整个市区也见不到几辆——在伊朗,城市人均工资不足中国的一半,进口车的价格会是中国的好几倍。

        这么大的SUV,却装不下我们所有人和大包小包的行李。Sasan爸爸是一家之主,开始安排座位——他亲自开车,前来接机的Sasan妈妈坐副驾驶,我们三人和Sasan弟弟挤在后座,人高马大的Sasan和一堆行李窝在后备箱。

        “Let’s go!”Sasan爸爸加足了油门,4500的发动机咆哮着,快节奏的波斯音乐响着,太阳渐渐升起,高速公路两旁荒芜的戈壁望都望不到头,伊朗,我来了!

 
 
 
要想出国,先当兵
 
        Sasan家位于德黑兰北部,雪山之下,被称为富人区。这里别墅林立,道路宽阔,街道与花园融为一体,有点欧洲的感觉。从机场到他们家,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越接近市区,高速公路车流量越大,整个城市被越来越多的汽车越缩越紧,终于,汽车在自由纪念碑停下了。
 
        Sasan窝在后备箱,加上一夜的旅程,靠着行李睡着了。我们向Sasan弟弟了解着他们的家庭: 这是一个五口之家,Sasan有一个弟弟,一个姐姐。20岁的弟弟是一名士兵,在德黑兰的医院执勤,每天按时上下班,不执勤的时候可以回家,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伊朗有许多属于士兵编制的“安保人员”,和平时期的工作就是维持社会秩序。
 
        “家境这么殷实,为什么还要当兵?”我很不解。
 
        “因为我们的政府有这么一个规定:成年男子必须服满2年兵役,才能申请护照。我要跟着父亲做服装贸易,就必须先当兵。”他回头看了看Sasan,说:“你在国际航班上见到的伊朗男人,曾经都是军人,包括我哥哥。”身材瘦小的弟弟说起话来很有逻辑。
 
        我转头望着窗外,路边的电线杆上,挂着许多画像,有宗教领袖霍梅尼,也有在两伊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大多是年轻的脸庞。
 
        头扎白布条的年轻人奔赴前线,受伤的士兵被担架抬走,扛着火箭炮的军人倒下……33年前的一天,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才一年,两伊战争爆发。这场两个伊斯兰国家的战争被霍梅尼冠名“圣战”,“这场战争是我们天大的福气!”德黑兰大街上刷着精神领袖的语录。
 
        不到一年,挑起战争的伊拉克单方面撤兵求和,被霍梅尼拒绝,他坚决要夺下伊拉克境内的圣城、侯赛因伊玛目成仁之地卡尔巴拉方肯罢休。成千上万手无寸铁的伊朗人包括儿童,拿着“进入天堂的钥匙”徒步进入雷区为装甲部队排雷。在美国、前苏联、以色列、各中东国家或明或暗的支持下,战争成了一场长跑,轰炸和死亡成了两国人民的常态。1988年7月,病榻上的霍梅尼勉强同意结束战争。两国伤亡接近100万人,军费开支近2000亿美元,经济损失达5000亿美元。
 
        “你的姐姐是做什么的?”我将思绪从两伊战争中拉了回来。
 
        “我姐姐是一名英语教师,在德黑兰的一所小学教书,6个月之后,她就当妈妈了。她在家等你们吃早餐呢!”
 
        闲聊打破了凝重的气氛。Sasan爸爸带着我们绕了好几个街区,直到买了“全德黑兰最好吃的馕”,才开车回家。早晨7点多,富人区还没有完全醒来,安静的小路边停满了汽车,时不时的有几个中学生从路边走过。
 
        Sasan的家在一座四层楼房的二层,一梯一户结构,屋子宽敞、明亮。客厅很大,地下铺着地毯,地毯上摆放着餐桌、沙发——浓浓的波斯风情就像一千零一夜中的场景。厨房是开放式的,橱柜上,一头整齐的摆放着铮亮的厨具、刀叉,另一头精巧的立着几张精雕细刻的盘子。房间里,现代化的电视、空调、烤箱再配上传统的波斯地毯和桌椅,很有穿越的感觉。
        
        Sasan的姐姐早已在客厅迎接,见到爸爸和Sasan,她伸出胳膊,抱住他们,双脸互贴地行了三次吻脸礼,然后热情地对我们说:“Salam,welcome to Iran(你好,欢迎来到伊朗)。”
 
        Sasan妈妈忙里忙外的准备着早餐。他们家的早餐都是有来头的。馕,是“全德黑兰最好吃的馕”,香脆可口;樱桃酱,是“自家制作的樱桃酱”,酸酸甜甜;蜂蜜,是“大不里士农场自产的蜂蜜”,甜而不腻;黄油,是“朋友特别制作的黄油”,入口即化;红茶,有“妈妈亲自煮制的红茶”,热气腾腾。
 
        Sasan姐姐是英语老师,终于可以通畅的交流了。“我爸爸在全伊朗都有朋友,所以他总是能弄到最新鲜的特产和食品。”Sasan姐姐很不放心我们在伊朗自由行,又说“你们都是外国人,不了解伊朗,应当找个旅游团。”我们委婉的拒绝到:“我们要像当地人一样旅行,和当地人聊天,了解伊朗人的生活,这才是我们旅行的目的。
 
        主人把准备好的早餐端上餐桌——平日里,他们更喜欢围坐在地毯上吃早餐。但今天,我们这些外国朋友的到来,全家人也都“主随客便”了。期待已久的波斯早餐,虽然没有国内那么丰富,却也吃得很舒坦。热乎乎的馕是主食,主人教我们把馕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卷着樱桃酱、黄油或者蘸着蜂蜜,一起送到嘴里。我学着他们的样子,卷着樱桃酱,脆脆甜甜既很有嚼头,又很有滋味。
 
        吃着早餐,喝着红茶,我们聊了很多,关于Sasan爸爸的生意,关于伊朗人的生活……海阔天高的。吃完早餐,Sasan爸爸以高出机场很多的汇率,给我们兑换了里亚尔。在伊朗前总统内贾德执政的几年中,保守的执政观念使国际关系恶化、国际制裁加重,对伊朗的经济触动很大,伊朗的货币更是面值大的惊人。在钱庄,1美元能换30000里亚尔,也就是说,100美金能换好几百万,这足以让不太富裕的游客品尝到富翁的感觉。
 
        早晨8点多,德黑兰大多数商店还没有开始营业,Sasan带我们找了很多地方才办到电话卡,他帮我们剪了Sim卡,确保我们可以打电话、上网后,才把我们带到火车站。
德黑兰火车站在市区的南部,与北部的安静不同,南部更加热闹,人流涌动,车流量很大。将要告别Sasan父子了,有点不舍,与这两个高大的伊朗男人深深的拥抱后,送了两件中国带来的小礼物,我们进入了德黑兰火车站。
 
 
 
 
 
 
 
我从“秦”国穿越而来
 
       去伊朗,不论是跟团旅行,还是自由行,无外乎是走“德黑兰-伊斯法罕-设拉子-亚兹德”这条传统线路。这几个城市最能体现伊朗文化、波斯文明的核心内容,几乎涵盖了伊朗的现代和历史,对于初来伊朗的人,无法逾越。可对我来说,最南边的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最北边的里海,也同样充满着神秘和好奇的吸引力。所以,到达伊朗之后,我直接乘火车从德黑兰前往最南端、位于波斯湾之滨、霍尔木兹海峡北岸的阿巴斯港(Bandar Abbas),感受波斯湾炙热的海水,然后一路向北穿过古老的法尔斯省和伊斯法罕。这样一路走过,历史与现代、海滨与内陆、沙漠与人文,我都能看到。
 
       也许是受制裁太久,也许是人们对这个国家充满偏见,德黑兰街头鲜有外国人的身影。
 
       在不太大的德黑兰火车站,我们得到了最大的礼遇。人们眼睛瞪得大大的,打量着我们这些背着相机的东方面孔,好像我们是从动物园里偷跑出来的猴子。热情的年轻人会好奇的问:“Where are you from?(你们从哪里来?)Are you from Qin?(你们是中国人吗?)”波斯语中,人们称呼我们不是Chinese,而是Qin,与“秦”发音相似,可见中国与波斯的交往,是延续了数千年的。
 
       每当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都会骄傲地告诉他,我不但是从Qin(中国)来的,还是从“秦”来的,我的家乡西安(长安),是古代秦、汉、唐等帝国的首都,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世界四大文明古都之一。
 
       车站的外墙上画着两个巨幅头像,上面永远画着两个人,一个是长着白色长髯的已故宗教领袖霍梅尼,旁边的是伊朗现任宗教领袖哈梅内伊。革命领袖霍梅尼,发动伊斯兰革命,在1979年结束流亡生活,重返伊朗。他当年主张伊朗要发展自己的经济,摆脱美国人的控制。他深通古兰经——这是此前的侵略者阿拉伯人留下的遗物。一千多年前,波斯人反抗伊斯兰,一千多年后,他们又重新拿起它。巴列维时代西化的伊朗重新回到伊斯兰的节奏中,法律规定女性必须戴头巾、穿长袍,外国人也不例外。
 
       旅行者最希望的,是能在异国他乡找到不一样的生活。这一点在伊斯兰国家最好实现,因为宗教改造了建筑、饮食和衣着,所见的一切都和我们太不一样。比如女人的头巾,满大街飘舞,像是宣示主权的旗帜。年长的老妇只露出一双凌厉的眼,年轻一点的以面示人,稍显温顺和活力,也有很多只把头巾挂在发髻上的女性,自信地袒露着肌肤,只用墨镜挡住一双骄傲的眼睛。
 
       几个黑头发黄皮肤中国人的闯入,也成了伊朗人张大眼睛寻找的“异端”。他们惊奇的看着我们。一位打着发蜡的年轻男人,大摇大摆的走来,呼叫着和我们合影。不会说英语人的就在旁边看着,也很自得其乐。一个四岁大的小女孩,将一盒椰枣递在我的手上,指指手里的椰枣,指指远处的妈妈,害羞的跑了。远处坐着的妈妈就在旁边远远的看着,投去一个眼神,就能换回一张羞涩的笑脸,意思是“尝尝吧”。
 
       开往阿巴斯港的列车下午2点35准时从德黑兰发车,在戈壁中一路向南狂奔。伊朗地形是复杂的,南边是海,北部是高原,各有各的浪漫。在海和高原之间,是路边无尽的旷野,是无边的沙漠。村庄、农田、绿洲、牛羊、大片的岩石、弯曲的道路——各种排列组合在一起,苍凉,但不虚张声势;神秘的,但不故弄玄虚;有点世俗,但不炊烟缭绕,就像德黑兰街头带着头巾的女子,清澈的眼神和艳丽的双唇,诱惑着每一个到过或者未到过这里的人。
 
       傍晚时分,列车停靠在沙漠绿洲中的一座小站,夕阳之下不知从哪传来悠扬的唱经声,列车员轻轻地敲敲包厢门:“礼拜时间到了,大家请到专用车站礼拜……”
 
       行走在有信仰的国度,连坐火车都这样不同,我跟随着车上的乘客下了火车。站台旁边有一座可供礼拜的建筑,门口有净身的水池,男女要分开礼拜。就当我在门口迟疑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中年人说:“你想进去看看?想拍照?没问题,有什么情况随时可以叫我。”然后就自己跪在波斯地毯上,面朝麦加的方向,虔诚的开始礼拜。
 
       没想到,到达伊朗的第一天,会发生这么多“有趣”的事情。

旅行小贴士:

1、首先要说的是拍照问题。德黑兰是伊朗首都,市区里有很多“敏感”建筑和敏感区域,尽量不要对着看似神秘的建筑乱拍,更不要对着军人、警察拍摄,否则真的有被当做间谍抓捕的可能。笔者初到德黑兰一直没有拿出单反,而是用小微单扫街。异国他乡,谨慎点没什么。

2、关于着装。在伊朗境内,所有女士必须戴头巾,穿遮住屁股的长衫,只能露出脸颊、手这两个部位,其他都要遮住,不管伊朗人还是外国人,都要遵守。虽说现在穿衣尺度有所放宽,但是该戴的头巾、该穿的长袖还是要穿的。在下飞机前戴好、穿好,否则会被拒绝入境。

3、海关请不要拍照,会被没收相机不说,还有可能被遣返。

4、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到市区有1个小时路程。

5、伊朗的火车票基本上能做到随走随买,如果不放心,可以带着护照在全市的旅行社订票,没有手续费。

6、伊朗的火车很舒适,只是速度没多快。有6人卧铺包厢、4人卧铺包厢,基本不会坐满,车里人很少,每节车厢都有“小卖部”,买水、买食品、买手机充值卡,很方便。

7、伊朗大部分国土是沙漠戈壁,白天十分的热,火车空调有时都不起作用;入夜之后,气温急剧下降,注意温差,不要感冒。

8、伊朗是个男女有别的国家,住火车卧铺也一样。单身女子一般不会和陌生男子同住一个包厢,如果她们要求换包厢或位置,男士们一般不会拒绝,以保证女子的安全和方便。

9、火车沿途会停留一些礼拜车站,供穆斯林礼拜,此时可以下车走走,看看虔诚的礼拜场面,内心深处会有所触动。请放心,火车停留时间大于礼拜的时间。

10、火车车票很便宜,德黑兰-阿巴斯港,20小时的6人卧铺包厢,66元/人(人民币)。
 
 
 
 
 
 
 
-----------------------------------------------------------------------------------------------------------------------
本博客所有图片、文字均为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 cofavor@qq.com QQ231756738 
作者很乐意在被告知且被允许的情况下与您分享所有文字、影像资料,如不告知作者必纠     
------------------------------------------------------------------------------------------------------------------------

更快捷的网络推送请在微信搜索号码 iXiaoHuYa 或 扫一扫:

 



[本日志由 cofavor 于 2015-01-14 00:28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2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060
回复回复Vicente[2019-12-03 09:14 PM | del]
I treasure the content on your web site. Regards.
回复回复Willard[2019-11-15 08:00 AM | del]
Great looking internet site. Assume you did a bunch of your own coding.
回复回复Tommy[2019-09-10 09:23 PM | del]
Greetings, very good websites you've got going here.
回复回复Berniece[2019-08-20 11:23 PM | del]
Great looking web site. Presume you did a bunch of your very own html coding.
回复回复Blythe[2019-08-16 06:42 PM | del]
I love reading your site. With thanks!
回复回复Jasper[2019-05-04 05:25 PM | del]
Great internet site! It looks extremely professional!

Sustain the good work!
回复回复Bethany[2018-09-13 06:59 PM | del]
D) Đình chỉ hoạt động kinh doanh thuốc trong thời hạn từ 01 tháng đến 03 tháng đối với hành vi quy định tại Điểm a Khoản 5 Điều này.
回复回复Karin[2018-09-06 07:20 AM | del]
Right here is the right web site for anybody who wants to find out about this topic.
You realize so much its almost tough to argue with you (not that I actually would want to?HaHa). You definitely put a fresh spin on a subject that's been written about for decades. Great stuff, just excellent!
回复回复Jayden[2018-02-13 04:35 AM | del]
The fastest route can be to paddle East and even slightly to the North to have the present carry us towards the East.
回复回复Levi[2018-01-19 06:16 AM | del]
The stuff is incredibly intriguing.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