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波斯湾,我看到了你的微笑【发现伊朗,艳遇波斯】

 欢迎约片QQ231756738 邮箱cofavor@qq.com 新浪微博:@1024小虎牙  CoFavorVision

 ------------------------------------------------------------------------------------------------------------------------
本博客所有图片、文字均为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 cofavor@qq.com QQ231756738 
作者很乐意在被告知且被允许的情况下与您分享所有文字、影像资料,如不告知作者必纠     
------------------------------------------------------------------------------------------------------------------------

更快捷的网络推送请在微信搜索号码 iXiaoHuYa 或 扫一扫:

 
波斯湾,我看到了你的微笑

图文/小虎牙

        最佳旅游季节:

        冬季(11月-次年4月)

        最佳拍摄季节:

        除6月-9月的月份,此时室外过于炎热

        波斯湾名片:

        阿巴斯港是伊朗海湾最大的城市,也是许多中国制造的商品进入伊朗的港口。这里距离扼守波斯湾要道的霍尔木兹海峡很近,是战略要地。距离阿巴斯港不远的格什姆岛是伊朗最大的岛屿,岛上的风景更加美丽,岛上生活的阿拉伯人会给旅行者不一样的生活体验。

        经典景点:

        阿巴斯港鱼市,拉夫特村,星星峡,黄金海岸,葡萄牙人城堡,霍尔木兹岛

        地道体验:

        1、品尝阿巴斯港新鲜的波斯湾海鲜;

        2、租车环游格什姆岛;

        3、乘船环游哈拉红树林自然保护区。

        到达交通:

        从德黑兰可乘飞机、火车到达阿巴斯港,飞机需2小时,火车时间较长,需18小时。从伊斯法罕、设拉子等城市可乘大巴到达阿巴斯港。从阿巴斯港去往格什姆岛要乘坐轮渡。


买海鲜,被“内贾德”扣留


        入乡随俗,在伊朗旅行,必须学会和本地人一样懂得打发时间。伊朗是西亚第一大国,国土面积与我国新疆相当。从首都德黑兰到最南端的港口城市阿巴斯港(Bandar Abbas)的旅程,足足有1500公里,几乎跨越了整个伊朗大陆。漫长的火车旅程让时间停滞,旅途的人们放下手中的事情,静静的享受旅行的过程,或许这就是许多人选择坐火车旅行的原因。

        火车飞快的前进,我的耳边响起车轮与铁轨的撞击声,思绪开始不断的后退。两天前,我从古都西安出发,来到伊朗,这片连接着东西方文明、透着神秘和苍凉的土地。我看着窗外的风景,心中有种莫名的恍惚感,恍惚之间有种穿越时空的力量,引我看到大唐时波斯人和阿拉伯人牵着骆驼,夹裹着沙漠燥热的空气,伴着叮叮铛铛的驼铃声,疲惫的步入长安。

        我穿越了时空,仿佛行进在古丝绸之路上。

        思绪被一阵敲门声打断,还未等我起身,几个伊朗人就已经与我和璐小君打起招呼。一路走来,热情的伊朗人从不给我太多的安静的机会。很快,我们乘坐的四人间包厢被挤得满满的,连包厢门口站得都是人——他们没见过坐长途火车旅行的中国人。

        去阿巴斯港做清关手续的德黑兰商人,在阿巴斯港工作的海军军官,去海边度假的中学教师……都聚拢在我的周围。波斯男人大多壮硕,将不大的包厢挤得满满的。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十分热情,英语却不怎么好,喜欢交谈,却不知所云。可是,在伊朗聊天,这仿佛不是问题,因为他们会猜。遇到他们听不懂的单词,几个人一合计,连蒙带猜,又用带着英语发音的波斯语回给我。如果我听不懂,他们就放慢语气不断的重复,希望我能从缓慢的语气中,领悟其中的意思。

        合影、聊天、要电话、加微信……感觉整个车厢的人都挤在我们的包厢里了,这种礼遇让坐了一夜飞机的我们无法适应。疲惫在脸上写满,没有办法,我们只能用装睡的伎俩来委婉的拒绝热情的人们了。

        第二天中午,火车摇摇晃晃的到了终点阿巴斯港。

        阿巴斯港位于波斯湾之滨、扼守着波斯湾唯一出口、大名鼎鼎的霍尔木兹海峡。这条海峡最窄处仅48公里,它是全世界石油运输最繁忙的海峡,每年有占世界出口总量40%左右的石油,从这里运往西方国家。它就像一个瓶口,紧紧地扼守着石油生命线。美伊关系恶交,伊朗就扬言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如果海峡被封锁,全世界将有1/3的原油无法运输,国际能源也会面临危机。

        当年第四次中东战争打响之后,所有海湾国家拿起石油武器,与支持以色列的美国、欧洲做战斗,美国石油危机由此开始。石油大幅度提价和禁运,使西方国家经济出现一片危机。第四次海湾战争结束后,就连自认为能源丰富的美国人,卖掉耗油的全尺寸SUV,选择更节能的小轿车。美国政府也为了省一小时电开始实行夏时制,可见石油危机对西方国家的冲击。

        看不见的是政治较量,感受得到的是这里炎热的天气,就像是一头猛兽,一头饥饿的猛兽,完全不顾人类死活的扑面而来。我大口喘着气,脱掉外套,钻进一辆开足冷气的出租车——找宾馆、放行李、再去鱼市买些新鲜海鲜和蔬菜,用中式方法烹饪一顿海鲜大餐。

        可是,旅行中的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顺利。

        我们被扣留了。在一个小杂货铺内买矿泉水的时候。长相酷似伊朗前总统内贾德的店主,一边手掌向下、向我们做着“等一等”的手势,一边用波斯语打着电话,语速十分急促。他不断的重复着“Qin”,“Qin”(中国)这个单词外,并用机敏的小眼睛盯着我们。

        趁着他打电话,我扫视着这个不大的杂货店,拥挤的货架上整齐的摆满了零食和饮料,上面印着看不懂的波斯文字。就在此时此刻,我脑海中想象着他不让走的原因:难道是我背的相机太专业,他认为我是来阿巴斯港拍照的间谍?身在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的霍尔木兹海峡,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来伊朗之前,我听过太多因为拍照引发的“间谍事件”。前些天,一个韩国游客因为拍摄了伊朗的警察署、大使馆、军队等照片,被判入狱7年。在这个国家,警察局大楼不能拍照,军营不能拍照,政府机关不能拍照,甚至某个外观普通的建筑,就有可能是核设施存放或生产的基地。我一路谨慎,没想到要在阿巴斯港翻船了。

        真想就这样开溜,可是几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人,在高鼻大眼的波斯人中,能逃到哪呢?况且,小小的店铺,不大的门口,已经被几个看热闹的当地人挤满,恐怕是插翅难飞了。

会说中国话的伊朗人

        我们几个人蜷缩在小店内,不知进退。进来买饮料的伊朗男人,全都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们,对我们的模样充满了好奇,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几个中国人安静的待在拥挤的角落。

        店主“内贾德”自顾自的做着生意,不时探头向外面张望——电话那头的人就要到了。

        过了一阵,一股热浪掀开了店门,紧接着挤进一个身材高大的伊朗男人。“是个便衣警察。”璐小君在我耳旁喃喃道。我避开与这个高大男人直视,用余光打量着他,1米88的身高,带着金丝眼镜,黄色的头发每一根都精神的直立着。身上的格子衬衣棱角分明,时髦的牛仔裤在阿巴斯港可不多见。

        “你们好吗,我的朋友们!”难道是我听错了,他说的居然是汉语!

        “I’m fine,Salam!(我很好,你好)”面对这个说着汉语的伊朗男人,我有点语无伦次,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吐出了这句英语。

        “Are you Chinese? Where are you going? Why do you come to Bandar Abbas?(你们是中国人吗?你们要去哪?怎么会在阿巴斯港?)”他似乎被我英语加波斯语的回答搞晕了,又用英语连珠炮似的问了三个问题。

        “我们是中国人,来阿巴斯旅行。”我用汉语回答,寻思着他是不是只会用汉语打招呼。

        “阿巴斯有很多的中国人,可是来旅行的可不多。我叫Mahdi,Nice to meet you!(很高兴见到你)”又是两种语言的混搭。说完,他伸出右手,绅士又礼貌的和每一个人握手。

        “很高兴认识你,Mahdi,你怎么会说中国话的?你在伊朗学习汉语吗?”

        “哪里呀,我是个中国通,我不但会说中国话,还有很多中国朋友。”他擦了擦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说:“我是德黑兰人,在深圳做生意。我的货物在港口出了点问题,我来阿巴斯港找海关办手续。”说完,他递上一张中英文双语名片。

        我接过名片,才松了一口气:这不是间谍风波。原来,店主知道我们从中国来,专门给他的朋友、自称中国通的Mahdi打了电话,Mahdi顶着高温一路小跑来与我们见面。我看看店主,他那内贾德一样的小眼睛露出一丝狡黠,然后又认真的让Mahdi翻译:“想喝什么,我请客!”

 

        就这样,我们坐在小小的店铺里,吹着凉爽的空调,喝着冰镇的可乐,和Mahdi、店主以及来往的顾客,称兄道弟的聊着伊朗和中国的生活。

 

波斯湾大螃蟹

        到伊朗才两天,璐小君就已经叫苦连天了。

        阿巴斯港地处伊朗大陆最南端,炎热潮湿,女士们在这样的天气下被头巾包裹着,确实不好受。

        其实,璐小君只包了一块头巾,街上的伊朗妇女完全是长袍裹身,看着就又闷又热。对戴头巾穿长袍这件事,外国人容易产生简单的想法,觉得这样的穿着太过保守,这儿的妇女太过可怜了,需要一次服装解放。理由是强制要求女性穿着这样的服装,禁锢了女性的身心自由,遮盖了女人的形体美,与国际大潮流格格不入。

        然而,她们对信仰的虔诚和坚持,外人又怎样能感觉得到呢!

        在接近40度的空气中,穿过一条条街巷。街边的空调主机吹出一阵阵热浪,令我窒息。波斯湾真的不是一个适合夏天旅行的地方。Mahdi说,波斯湾的冬天最舒服,气候温暖,海风习习。首都德黑兰的一些富人,还有北方其他城市如大不里士和马什哈德人,都喜欢在冬季来这里度假,享受南方的阳光。直到6月份,这里的气候才会变得不能忍受。

        可我偏偏就是夏天来的。炎热的天气已经没有看景点的心情,我与璐小君商议:找个地方吃海鲜,躲过烈日炎炎的中午。可是伊朗人的饮食很简单,对吃的要求也比较少,就拿海鲜来说,他们只吃有鳞的鱼虾,很少吃螃蟹,几乎不吃奇奇怪怪的贝类。而做法仅限于烤,根本无法满足中国人的味蕾。

        谢天谢地,在中国生活了8年的Mahdi,很了解中国人的口味,二话不说,带着我们去海边的鱼市。

        鱼市紧邻着海滩,海滩边上停着一些渔船,船上的人顶着烈日将不久之前捕获的海鲜运到岸上。鱼还在活蹦乱跳,虾还在一伸一缩的游,螃蟹还在挥舞着大钳子……我对Mahdi说:“兄弟,帮我买10只螃蟹,2条鱼吧,品尝一下中式海鲜的味道。”

        我看着鱼市里外形奇特、色彩鲜艳的热带鱼,就像走入五彩缤纷的海底世界。据说,波斯湾是世界上最佳潜水地之一,出产的海鲜也味美无污染。这里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海水,波斯湾海水盐份较高,它在整个夏季吸收了足够的热量,从秋天开始缓缓释放,从11月一直到下一年的1月初都会保持着温泉般的宜人温度,海水很清,看得见千姿百态舞动的水草和植物,五颜六色的热带鱼优美地游弋于珊瑚丛间,螃蟹的身体在水中近乎透明。

        “嘿,兄弟,我买到了!”我转过头,看到Mahdi提着一大兜螃蟹走了过来。

        巨大的袋子里,装满了螃蟹,一层又一层,压在下面的螃蟹挥舞着钳子,对上面的同类表示着不满。我扫视了一下,大概将近30只,盯着Mahdi说:“兄弟,你怎么买了这么多?”

“哪里多啦?你让我买十公斤,我就买了十公斤。”Mahdi一脸轻松。

        看着Mahdi无辜的样子,我笑了,很不忍心地告诉他,我们想要的是“十只”,而不是“十公斤”。无辜的Mahdi去退螃蟹,十只波斯湾大螃蟹,100元人民币,10块钱一个。价格很便宜。在伊朗,吃螃蟹的人很少,鱼市的螃蟹,一部分空运到德黑兰,卖个城北的富人和外国人,还有一部分跨过波斯湾,卖给对岸的中东明珠迪拜。不论是在德黑兰,还是在迪拜,大螃蟹都不会有这么便宜的价格了。

        伊朗人说,迪拜的高级酒店对螃蟹的需求量大,迪拜附近海域的螃蟹,还没长大就被捕捞了;而在伊朗这边,吃螃蟹的人比较少,螃蟹可以充分生长,各个肉厚膏肥,鲜味十足。

        可是第二个问题又来了,伊朗人很少吃螃蟹,城市里几乎没有专门制作螃蟹的餐厅。想请酒店餐厅的厨师帮忙烹饪,他们摇摇头表示不会,看来这螃蟹是吃不成了。

        好在我有Mahdi。几个电话过后Mahdi对我说:“跟我走。”我紧跟在后,上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离开市区,拐来拐去,进入到市郊的一片别墅区中。园区内,巨大的椰枣树将一栋栋精致的小房子遮挡的,清凉的感觉扑面而来。“这是人们周末度假的地方,里面有厨房,我们可以做海鲜。”

        原来,为了让我们吃到螃蟹,Mahdi租了一栋别墅! 

        进了房间,打开空调,房间里有四间房子:一间厨房,一间大大的客厅,两间卧室,地下铺着彩色的波斯地毯。Mahdi打开电视,对我们说:“我很喜欢吃中国菜,就看你们的厨艺了。”厨房的厨具不太齐全,但是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可以克服一切困难:没有菜刀,就用小刀割鱼;没有小葱,就用洋葱除腥;没有料酒和酱油,就用番茄提味儿;没有篦子,就把盘子放在倒扣的碗上清蒸螃蟹……

        一个多小时的忙碌,清蒸大螃蟹、红烧鲳鱼、清蒸海鱼就上桌了。Mahdi叫来了他的朋友——一个很会吃螃蟹的伊朗人,我们一起享用这来之不易的美食。

 

“战争阴云”下的波斯湾

        很多地方是因为历史悠久而闻名世界,比如开罗、比如雅典;而有些地方是因为战争而闻名世界,比如大马士革、比如巴士拉;但是,因为战争危机而闻名世界的地方却不多,霍尔木兹海峡就是一个,它的名字随着美伊关系的变化,不断的出现在世界各国的新闻中,也让许多没来过伊朗的人知道了这里。

        霍尔木兹海峡扼守波斯湾出口,是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巴林、卡塔尔、阿联酋等海湾国家通往西欧、美国、日本和世界各地的石油门户。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该海峡是全球水域中最为重要的一条航道。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统计,霍尔木兹海峡承担着全球近40%石油的出口供应,海湾地区产油国90%以上的原油都需要通过这条航道向外出口,平均每8-10分钟就有1艘海轮驶过该海峡,预计到2020年,每天由霍尔木兹海峡经过的原油还将翻倍。

        从古到今,霍尔木兹海峡就是东西方国家间交通、文化、贸易的枢纽,具有十分重要的经济、航运和战略地位。16世纪初葡萄牙入侵,该海峡相继成为英国、荷兰、法国、俄国等争夺的重要目标,历来是列强企图控制的重要目标,被视为西方国家的“生命线”。不仅如此,霍尔木兹海峡对于美国还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除去原油因素,美军还必须依靠霍尔木兹海峡向伊拉克以及其他海湾地区国家输送武器弹药和部队供给。

        说得这么紧张,仿佛战争随时可能发生,可当我登上快艇,穿过这片海域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一丝紧张的气氛。快艇在平静的海面狂飙,海风将衣服吹得鼓胀,人也跟着凉爽起来。船上的当地男人身着短袖,而一些传统的伊朗女士仍然试图在大风中裹紧袍子和面纱。船航行中,船长会不时将速度降下来指给大家看在水面上滑翔的水鸟或是跟着船一起游泳的海豚。

        我们的目的地是格什姆岛(Qeshm Island),波斯湾最大的岛屿,它的面积是新加坡的两倍,却很少被旅游者所了解。这里的人们世代靠海吃海,正因为如此,他们对大海充满了尊敬。

        岛上的风景更加漂亮,近处是高大的椰枣树和深入海港长长的岸堤,远处是巨大的轮船和蔚蓝的大海。伊朗人对于椰枣树,有一种特别的情愫。在广袤的戈壁里,只要有一眼清泉、一条溪流,就会生长出高高长长的椰枣树。哪里有椰枣树,哪里就有树下的人家和羊群。它带给人们生命和希望。

        格什姆岛最美的海滩“黄金海岸“(Golden Beach)被椰枣树所包围,海滩上的沙子像丝一般柔软,任凭细浪拍抚。它位于岛的南侧,与阿曼和阿联酋遥遥相望。沙滩上,两个年轻的伊朗姑娘穿着长袍泡在海里——她们像是叛逆的年轻人,戴着在伊朗并不多见的大耳环,化着浓妆,指甲被涂得五颜六色——她们高举双手一边喊着“Join us!(加入我们)”,一边又唱又跳,就像跳迪斯科。

        我被姑娘们的热情打动了,没有带泳衣的事实也阻挡不了我,因为我穿着牛仔裤就下海了。她们从阿巴丹来——一个紧靠伊拉克的城市。那里长年高温,极端温度能达到50多度。聊天之中,姑娘们要听中国歌曲,我又不擅长唱歌,只好用《两只老虎》充数。但我发现越是简单、重复的歌曲,越容易得到外国友人的认可,“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两个姑娘很快就掌握了这首歌的调调,重复着“真奇怪,真奇怪……”,玩得更嗨了。

        每天日落时分就会有很多悠闲的当地人聚集在海边看日落,这仿佛成了一种仪式。格什姆岛得益于开发较晚,仍然保持着纯净的海水、开阔干净的沙滩和各种各样的海底生物以及珊瑚礁。趁着这个海岛尚未人潮涌动,也许正是来旅行的最好时机。

        有的时候,旅行就是这么简单:唱简单的歌,结识简单的人,收获难忘的经历。夕阳之下,废弃的石油钻井平台屹立在大海中央,海水温柔的一浪又一浪的舔舐着我的身体,我带着兴奋的心情,在大海里畅游,暖暖的海水漫过我的胸口。海边,一个家庭在沙滩上散步,孩子肆意的奔跑,时而停下来捡起海滩上的贝壳,幸福和宁静属于霍尔木兹海峡。

 

“我在迪拜有亲戚”

        我们乘坐的皮卡,行驶在波斯湾沿海公路上,路况很好,速度保持在100公里/小时。车窗外,海风习习,布满礁石的海滩和金色的沙滩不断进入我的视线。

        与伊朗其他城市不同,这里从1990年开始实行一个计划,这个计划要把格什姆岛建设成波斯湾的货物集散地。同时,地下蕴藏的天然气资源允许被开采,也允许向外国公司出售。格什姆岛有它特殊的旗帜,甚至它的汽车牌照都与伊朗其他地方不同,刻有英文和波斯文两种文字……这一切,都是为了准备在不久以后,能吸引大批外国旅游者和投资者前来。

        格什姆岛,宜动宜静。喜欢安静的人可以安享这里与众不同的度假海岛特色。不同于全世界其他地方,这个海岛上完全戒酒,因此少了许多酒吧和舞厅的喧闹,白天阳光耀眼时可以去当地的茶馆消磨时间——像当地人那样。格什姆岛上的茶馆多数比较新,但是依然继承了波斯古老的风格,茶室内的天花板和墙壁上,密密麻麻地吊着、挂着、贴着、钉着各类画作、毛毯、铜塑品、陶质品,还有许多盏绘上不同图案的圆形棉质吊灯。尽管装饰品排列得如此紧密,连半寸的空隙也没有留下,但面积不大的茶室里,丝毫没有局促的感觉,给人的感觉像是置身于古老的博物馆里。这里是传统与现代汇集的地方,即可以看到用严密的黑袍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的传统伊朗女孩,也可以看到刚刚从激烈的海上运动归来,一身短打扮、头发上还嘀嗒着海水的年轻游客。

        同时,这个岛上进口汽车,比其他城市多很多,满街都是丰田霸道4500、皮卡3400、卡罗拉、起亚等日韩车。“伊朗盛产石油,油价十分便宜,可想开进口车也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正规的进口车,要贵出原价2~3倍,但从自由贸易区迪拜走私过来,就便宜很多了。“我们的司机Fahim一边指着前面的雷克萨斯,一边介绍着。

        格什姆岛的北边,离伊朗大陆最近处只有1800米,坐快艇只需要5分钟,让Fahim说就是:“游泳也能游过去了”。而南边,狭窄的霍尔木兹海峡给走私者提供了便利条件。海峡这边的伊朗和那边的阿联酋、阿曼并不远,深夜,一船货物运到阿联酋水域那边,趁着夜色转移到伊朗的快艇上,再运到格什姆岛。想象一下,狭窄的霍尔木兹海峡上,充斥着渔船、庞大的油轮、潜艇、航母以及各种走私快艇,真是热闹得不得了!

        难怪Fahim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我在迪拜有亲戚。”在迪拜有亲戚,就意味着更多的外汇、更多的商品、更多的机会,是身份和品味的象征。Fahim在中学当英语教师,能说流利的口语,于是,他买了一辆中东版丰田3400皮卡,给前来旅游的外国人做起了导游。

        对我们来说,坐着皮卡驰骋在海岛奇特的地貌中,是最难得的体验。就这样,我们一拍即合。

        Fahim善于聊天,聊到他最喜欢的曼联队,聊到他对足球的热爱,“昨天夜里两点,我还踢了一场球赛。”

        “两点,那你不睡觉吗?”我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把车开到沟里。

        “我是被旅行社叫醒的。”Fahim所说的旅行社,就是我们包车的地方。“格什姆岛太热了,白天没有人工作,也没有人踢球,到了晚上才真正热闹起来。”

        我看了看外面炙热的阳光,很赞同这句话,但作为游客,又不得不忍受40多度的高温,在烈日下赏景。岛上多山,风化和地质运动造就了形状奇特的峡谷——星星峡。峡谷中怪石嶙峋,峡谷两边的山体表面凹凸不平,像是月球表面的环形山,登上山顶却平整的像人工打磨的一样。正午的顶光很热,干燥的没有一颗树生长,Fahim一边寻找阴凉一边说:“我已经够黑了,所以我不能再晒太阳了,你们去参观,记得留点体力给后面的地方!”

        岛上除了自然景观,北侧的拉夫特村(Laft village),居住着阿拉伯裔居民,能带来很多不同的人文体验。在这里能见到一种有趣的地方习俗,当地人称之为“勃尔高斯”(一种面具)。一般是妇女戴这种面具,面具狰狞恐怖,用半硬纸板做的新式面具遮住双眼周围的部分、面颊和鼻子。很多当地人告诉我们,这种面具没有任何宗教意义,也不表示宗教禁忌,这只是始自葡萄牙人统治时期的一种传统习俗。当时妇女喜欢在外出时不被认出,或只是为了防止脸部被炙热的太阳暴晒,才戴这样的面具。

        除了戴面具,这里的人们喜欢穿印有碎花的长袍,各色的碎花星星点点的印在薄纱的长袍上,有点潇洒,有点清新,和德黑兰的黑袍有很大的不同。男人喜欢穿白色的袍子和白色的帽子。或许很少有外国游客到这里来,当地人都好奇地看着我们。我们拍他们,他们看我们,眼神交汇时,彼此一笑,就像认识很久的老朋友。

        下午,Fahim要带我去品尝岛上最纯正的海鲜,出发前,他转过头,十分认真的对我说:“这家海鲜餐厅一座难求,我得先打个电话看看有没有空位。”

        什么海鲜这么紧俏?原来,这家海鲜餐厅的老板,是一位退休的老船长,他把自家的小院改造成私房海鲜餐厅。平日里大门紧闭,就像普通的院落一样,只有相熟的人通过打电话预约,才能敲开这别有洞天的大门。可就是这不起眼的院落里,有德国客人、日本客人、伊朗德黑兰客人、大不里士客人还有我们——来自中国的客人……餐厅里的烤鱼是来自波斯湾的热带鱼,很新鲜,肉嫩刺少,加工方法也比较简单——抹点油烤一烤,就端上来了,却也能保持海鱼的鲜味。

        吃完海鲜Fahim送我到港口,买了船票返回阿巴斯港。到伊朗这几天,我渐渐熟悉了伊朗人的性格,了解了他们的生活,神秘的面纱也一点点的揭开。

        要离开波斯湾了,下来的行程是《一千零一夜》中的古城设拉子(Shiraz)。临行前,中国通Mahid送来为我们买的车票和一盒点心,一个大大的拥抱后用汉语说:“不用给我钱,我在德黑兰等你们,你们来德黑兰,咱们一起喝酒!”

------------------------------------------------------------------------------------------------------------------------
本博客所有图片、文字均为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 cofavor@qq.com QQ231756738 
作者很乐意在被告知且被允许的情况下与您分享所有文字、影像资料,如不告知作者必纠     
------------------------------------------------------------------------------------------------------------------------

更快捷的网络推送请在微信搜索号码 iXiaoHuYa 或 扫一扫:



[本日志由 cofavor 于 2015-01-14 00:08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评论: 2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520
回复回复Elijah[2017-12-07 08:42 AM | del]
With thanks! This is definitely an wonderful internet site.
回复回复Torri[2017-12-06 11:15 AM | del]
Love the site-- extremely individual pleasant and whole lots to see!
回复回复Irish[2017-12-04 08:06 PM | del]
say thanks to so a lot for your website it helps a whole lot.
回复回复Leatha[2017-12-04 10:58 AM | del]
You've got the most effective sites.
回复回复Tonja[2017-11-28 01:34 PM | del]
Great looking website. Presume you did a great deal of your very own coding.
回复回复Dorothea[2017-10-31 03:26 AM | del]
Secondly, its also wise to be sure that the company you are approaching has great experience with serving clients from the type of business.

Step 2 is always to select it sites you'll want to submit it to and next step is always to click submit. For those who know already about Dan Kennedy you'll be aware of importance on getting in about this as it will likely be a fixed launch and no doubt one of his last if not the very last product he may be launching.
回复回复Dorris[2017-02-17 09:22 AM | del]
Hi, Neat post. There's a problem along with your web site in web explorer, would test this� IE still is the market leader and a big section of other folks will leave out your magnificent writing due to this problem.
回复回复Shannan[2016-12-29 04:19 AM | del]
type
回复回复Jennie[2016-12-01 10:55 PM | del]
You've gotten probably the greatest web pages.
回复回复Irving[2016-10-09 06:27 PM | del]
Soon, Pokemon will start popping out from numerous places for close to a half hour.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